- 北京赛车信誉群:站长推荐微信▓▓σσ同步【接待7896855】9.9赔率信誉网(大额无忧,安全放心) !    
当前位置: 首页 > 抗战 > 人物故事 >

[儋州故事·人物]留法博士麦逢秋(配图)

时间:2018-05-11 13:41 点击:
儋州市人民政府:留法博士麦逢秋

[儋州故事·人物]留法博士麦逢秋(配图)


麦逢秋博士像

[儋州故事·人物]留法博士麦逢秋(配图)

 
上个世纪二十年代,麦逢秋就读的法国南锡大学。 (翻拍)

核心提示 
        麦逢秋,别号月楼,乳名承润。一八九七年出生于儋县排浦镇罗城村,后迁到排浦墟定居。他是民国时期儋州第一位留法博士。他一生经历了旧民主主义革命、新民主主义革命和社会主义革命与建设三个历史时期,经历曲折坎坷。他几十年如一日,孜孜不倦,严谨治学;他为人宽厚,谦虚谨慎,襟怀坦荡,正直清廉,堪称一代楷模。

年少聪慧 留法博士

我和麦逢秋先生的忘年之交,在“文革”前就开始了。后来我们又在儋县新州中学共事数年,由于积愫相倾,彼此间就有了较多的了解。 
        麦逢秋的童年和少年时期,正是中华民族灾难深重之时。他一九一七年七月毕业于儋县县立第一高等小学,一九二O年七月毕业于广东省立第一中学(即今广雅中学),当时,国家教育部选拔一批学生赴法国留学,儋县分配到一个名额。几十人报考,他以第一名的成绩被广东省府批准半公费留法读书。后来他才知道,和他同船赴法留学的还有徐特立等人。因经济困难,只好边读书边打工。不久,国家经济困难,停止资助,迫使他于一九二五年七月休学回国,在家乡和其父料理生意,筹措学费。一次,他从报纸上看到日寇嘲笑“中国是一盘散沙,没有五分钟热血”,立即拍案而起,挥毫疾书,写了一副楹联悬挂在家里的墙壁上:“须顺十九期潮流,同维时局;不是五分钟热血,贻笑邻邦”。这副楹联,于今还在群众中传诵着。一九二六年一月,麦逢秋再次赴法继续其未竟学业。他用三年的时间专攻法文,法文过关后,又攻读英语。上了南锡大学后,学习政法。一九三二年,他考取法学学士学位,不久他以法文撰写的《论中日关系与国际公法》学术论文,在答辩会试场上,令专家、教授倾倒,从而荣获法学博士学位,一时誉满海外。在法国读书期间,他意识到要强国富民,必须建立一个崭新的民主社会,于是他潜心于浩繁的法学论著和有关学科之中,博采众长,为他尔后从事政法的教学和研究奠定了坚实的基础。

学成回国 投身教育

一九三二年,麦逢秋学成归国。他通过总结、观察与思考,认识到国家富强的途径在于提高广大人民群众的政治文化素质。为此,他立志把自己的知识和精力投入文化教育事业中去,培育有为青年,从而实现振兴中华之远大理想。一九三二年至一九三七年,麦逢秋先生在广东国民大学任教授,同时在广州国立法学院及高中部兼课。一九三七年“七·七”事变后,日寇侵华,广州沦陷,他随国民大学向西转移。曾先后迁往开平县楼岗墟、阳春县春湾、高州及茂名等地,任国民大学政治系主任及高中部主任,兼开平侨中校长等职。三十年代至四十年代初,麦先生孜孜不倦地寻求抗日救国的道路。他学习、研究、教学、宣传,始终不渝地坚持抗日的立场,为抗日救国效力。一九四五年抗战胜利后,麦先生又随国民大学返广州复校,在该校任法学院院长、教授,兼附中主任。同年应国立广西大学之聘请,前往桂林任教一年。一九四六年又返广州,继续在国民大学任教授,同时兼任省立海事专科学校、省立法商学院和私立广州法学院等校教授。解放战争期间,大陆紧张,他南归海南任私立海南大学教务长、教授。一九四九年春,国民党政权摇摇欲坠,曾祥鹤(留学法国)、徐铁夫(同乡朋友)等人盛情邀他前往台湾,他一一婉言谢绝。一九四九年十月,麦先生前往香港,一九五O年五月一日海南解放后,麦先生心向祖国,魂系华夏。他曾以“计利当计天下利,求名应求万世名”自勉,终于毅然放弃了任香港大学教授的优越工作生活条件,从香港返回海南,从事教学工作,受到人民的欢迎和同行的称赞。那时私立海南大学改为南方大学分校,他仍在该校任教。不久,又调往省立海南师范专科学校任教授、教务长。一九五一年三月二十七日,麦先生因个人历史问题,不得不离开了教育战线。一九六三年一月,他回到了自己的家乡——排浦定居。一九七九年九月,麦老在当时的广东省委书记习仲勋的关怀下,得到了平反,落实了政策,后被聘为儋县新州中学教育顾问。麦老虽然经历了坎坷和挫折,仍对祖国一往情深。在已届耄耋之年,仍尽心尽责地工作,赢得了全体师生、家长和上级领导以及社会各界人士的尊敬和爱戴。 
        麦先生胸怀开朗,从不计较个人得失。在那“史无前例”的时期,他身处逆境,住茅房、被批斗,是海南工作队领导许士杰同志掌握好党对高级知识分子的政策,他才脱出了牢笼。在他生活极端困窘的日子里,工人、农民、渔民及知识分子不断给他送来食的、穿的。他怀着感激之情,在一首诗中写道:“只觉群情正温暖,不教孤叟尽寒微。”当他得到平反昭雪时,他兴奋地赋诗抒怀:“人生一世几霜秋,只合欢娱莫结愁。”

浩然正气 乐于助人

浩然正气,乐于助人是麦先生的又一美德。在儋县,许多人还传颂着他敢于与反动军阀、官吏抗争,保护群众的故事。那是麦逢秋从法国休学在家的事。反动军阀陈炯明手下的旅长邓本殷,因群众拾走其被台风刮翻船漂到海滩上的椰子,便要捉拿群众。麦逢秋得知后,便挺身而出去找县长说理,结果使群众不但免吃官司,而且不破费分文。排浦群众为了感谢他,捐献三百个光银给他作为费用,他当面谢绝了这笔巨款。后来群众千方百计将五十个光洋通过他的母亲转给他,他同样不收。麦先生在内地工作时,生活较为困难,他的姐姐寄钱给他,他说,这是汉奸的钱,立即退回。在广州任教时,接济乡友,当仁不让。羊城彦、许禄丰、潘云汉等乡友经常于节假日到他住处作客。他还帮助经济困难的同学交费注册。麦先生晚年在排浦居住时,仍常急人之急。女儿麦淑英每月从海口寄些生活费给他,每次他都从中拿几元资助打腊村的困难户陈成瑞。每闻乡友有饥寒疾苦者,他往往慷慨资助,每月节余的现金则多用于温恤生活困难的乡邻。 
        疾恶尚礼,敬人人敬。一九一七年,麦逢秋从省立第一中学回家度假时,听说万卷书(新英镇荣上人,迁移到排浦定居)赴穗某一大学深造,不幸在海上被歹徒谋财害命。麦逢秋怒火填膺,当即书写了一副《悼万卷书君》的挽联:“吾兄乎,上有父,下有儿,目何能瞑?彼贼矣,食其肉,寝其皮,心且不甘!” 
        吴卓峰是麦逢秋小学时的老师,后来又成了他的姐夫。按照麦先生的看法,吴卓峰赴穗求学深造以后,应该继续教书育人,以发挥自己的一技之长,可是他偏偏走上了祸国殃民的邪道。一九三九年二月日寇入侵海口时,麦先生极力反对他卖国求荣。一九五O年,吴在海口被我政府枪毙之时,麦先生即兴为这位“老师”和“姐夫”口咏一联:“幼亲马帐,壮缔兰交,纵然各道为谋,公议私情分别看;老恋宦途,终成铁索,任使用其所学,经师名士不难期。”

忘年之交 松柏常青

数据统计中,请稍等!
顶一下
(0)
0%
踩一下
(0)
0%
------分隔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